二連浩特尋找侏羅紀世界

二連浩特尋找侏羅紀世界

飛機將要降落時,可以看到身下茫茫的一片草原,微微泛黃,云朵在草原上留下自己美麗的身影。后來問二連的朋友方知,今年的雨水較往… <詳情>

地質奇觀  新疆額爾齊斯大峽谷

地質奇觀 新疆額爾齊斯大峽谷

聽朋友說額爾齊斯大峽谷是很久前的事了,之后,不斷有人提起它,后來在網上查了很多資料,很是為它那神奇的地質奇觀所深深吸引,在… <詳情>

櫻花浪漫三月天【賞花】

發布時間:2016/11/17 11:53:53    來源:    次瀏覽

一直以為櫻花是日本的花卉,通過度娘才知道,日本的櫻花是從中國傳過去的。


櫻花在我國古典書籍中記載的并不是很多,但是仍可覓到它的點點芳蹤。白居易有詩:“小園新種紅櫻樹,閑繞花枝便當游”,描述了櫻花盛開的景況;


明代于若瀛的詩中也提到櫻花:“三月雨聲細,櫻花疑杏花”,描寫了櫻花的美貌。有據可查的是日本權威學者撰著的《櫻大鑒》記載,日本櫻花最早是從中國的喜馬拉雅山脈傳過去的。


早年間曾讀過冰心的《櫻花贊》,知道它是日本的國花,知道有垂枝櫻、吉野櫻、八重櫻之類的品種。但始終沒有見過實物,也沒有見過照片。


據親眼見過櫻花的人講,櫻花很像桃花,花朵有單瓣也有重瓣,單瓣的如普通桃花,重瓣的如碧桃花;花色有鮮紅、粉紅、純白等等,很是豐富;只是樹葉不像桃,倒像李。


3月下旬,我去云南途經武漢轉機,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。為了一睹櫻花的芳容,借機會改簽了機票游玩了兩天。


曾在朋友圈里看到過“櫻花有毒,請勿靠近”的消息。剛開始還不理解,櫻花怎么會有毒?后來才明白,那是形容賞花的人會對櫻花的美入迷,看過了還想再看,像是沾了罌粟一樣,讓你欲罷不能。


武漢東湖磨山櫻園位于梅園近旁的磨山南麓,占地150畝,有櫻花樹5000余株。園內種植的第一批櫻花,由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贈送給鄧穎超,再由鄧穎超轉贈東湖。


現在的絕大部分櫻花是中日雙方1998年共同投資栽種的。武漢“東湖磨山櫻園”與日本青森縣的“弘前櫻花園”,美國的“華盛頓州櫻花園”并稱為世界三大櫻花之都。


磨山櫻花園以仿日本建筑的五重塔為中心,配以日本園林式的湖塘,小島,溪流,虹橋,鳥居,置石等景觀掩映在爛漫的櫻花叢中,甚至管理間和售票處也是設計精細的日式建筑。


園中地形起伏,溪流潺潺,曲徑通幽,落櫻繽紛,燦若云霞。櫻花開放期間,園內定時播放日本民間小曲,并提供眾多日本風味小吃,使人感到來到異國他鄉。


磨山櫻花園依山旁水,幾千株櫻花爛漫的盛開著,雪白一片。微風吹來,花枝搖曳,落葉繽紛。遠遠望去,漫山遍野都是花的海洋:紅的是霞,白是雪,紅白相間,連連綿綿,宛如雪山上升起的朵朵祥云。


置身于花海之中,一不小心就會迷失了自己。我是在那棵開滿數百朵櫻花的樹下佇足的,粉色的櫻花一團又一團地簇擁在一起,靜靜地開著,有些微微下垂,嫵媚而不卑賤。


櫻花,如雪,比雪要美;櫻花,似云,比云要純潔。顏色深紅的櫻花,多是重瓣。體態豐滿,雍容華貴,酷似楊貴妃。看她的舉手投足之間,從從容容,周圍雖有蜂蝶翩翩,卻難獲櫻花的放心,非凡夫俗子能使之所動。


顏色淡紅的櫻花,多是單瓣。看上去雖然樸樸實實,卻簡潔大方,酷似等待出閣的大家閨秀。淡淡的腮紅,總掩蓋不住單純而細膩的心思。


顏色雪白的櫻花,有重瓣也有單瓣。一眼看去,不算顯目,卻蕙質蘭心,清香隱隱,酷似小家碧玉的芬芳。一串串的白花從枝頭緊緊排列到枝椏,潔白里透著一點點緋紅,那櫻花顏色極像少女用的胭脂,甚是美麗可愛,讓人滋生一種想去撫摸的喜歡……


最為動情的還是水邊的垂枝櫻。纖纖枝條從上至下,枝端近水,是在顧影自憐么?想到《紅樓夢》中“嫻靜似嬌花照水,行動如弱柳扶風”的句子,這垂枝櫻必定是林黛玉無疑了。


櫻花的香氣有些淡雅,沒有桃花的濃烈、槐花的馥郁和蓮花的清醇,也沒有梅花的暗香浮動。她淡雅的有些特別,特別的有些含蓄,一如情人離別后淡淡的思念。她的香味,需要靜心、閉眼、品位、想象、體會才能沁人心扉、飄蕩心間……


棵棵櫻花樹已形成了一個世界,如童話般純潔,高雅,卻看不到一絲孤傲。軟風撫過,花瓣悠然地飄落下來,靜靜站立的樹,便有了許多動感,它們柔弱的樣子,在飛舞中被定格。


我看呆了。在綠色肆意流淌的春天里,在四周都是綠色的環境下,居然還有這樣唯美的花?它不是純白的,純白會讓人感覺到距離和高貴,而不敢靠近;它也不是艷紅的,艷紅會讓人感到一種妖冶和輕狂;它是粉白的,接近嬰兒的膚色,但又多了幾分嬌羞。


它在花的國度里也許稱不上皇后,或千金之尊,它只是平民的女兒,沒有艷麗的裝飾,但這足以脫穎而出!


朦朧中,我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極為浪漫的畫面:一個長發飄飄的年輕女子,一身素色的衣裙,站在櫻花樹下,望著滿樹的櫻花在沉思。


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但見衣履飄飄,長發在微風中飛揚,恍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。


不知道為什么,我總是會幻想這情景。或許是潛意識里渴望著一份完美,渴望在這個浪漫的春日,能讓我為甜蜜的擁有而恬靜微笑。


要看櫻花,應是在月圓之夜,就像踏月訪美,有幾分浪漫,有幾分詩意。退出了一天的熱鬧,一身疲憊的櫻花幽幽的回到了“閨閣”,褪去一切的華貴,換上簡潔的素衣。


皎潔的明月慢慢的爬過山崗,于是一種熒熒的光彌散開來。先是山頂上那個大平臺披上了輕紗,然后月光的手指便撫摩到了距離山坡最遠的那一棵櫻花,接著是第二棵,第三棵,由遠而近……


這時的櫻花極像一位月下美人,裸露的肌膚泛著晶瑩的光。初打眼時有點朦朧,靜靜的凝神細看,你會看清那婀娜的身姿。好一幅踏月尋美圖!


黑夜終于降臨,櫻花依然獨自屹立在黑暗中,她那純美的粉紅,在夜中格外迷人。黑暗無情的吞噬了萬物,她依然奮力的盛開著,努力將自己的力量釋放出來,用她那美麗的粉色嘲笑不可一世的夜。


輕盈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清香,高傲依然寫在臉上。她與風共舞,與清香為伴,輕輕地,輕輕地躺在了泥土上,她微笑著注視著這世界,等待著黎明的曙光。


都說落櫻最美,紛紛灑灑,如泣如訴。櫻花的綻放是一種極致的美,一夜之間,滿滿一樹,突然得讓人窒息。花一開就開到極致,一旦美麗就開始凋萎,紛紛離開枝頭,一點也不留戀曾經的生命。


千千萬萬片雪白的花瓣,在風中打著旋,飄忽著,飛舞著,輕盈如絮,素心若雪,迷了游人的眼,亂了賞花人的心。有人說落櫻如雨,我卻覺得落櫻如雪。櫻雨似乎飽含著淚水,有些凄怨,而落櫻飄落時是笑著的,從開到落,始終帶著一抹淡淡恬恬的笑意。


古往今來多少詩人給予櫻花很高的評價。李商隱詩云:“櫻花爛漫幾多時?柳綠桃紅兩未知”、周總理詩亦云:“櫻花紅陌上,楊柳綠池邊;燕子聲聲里,相思又一年”。


詩人高雅的情趣,把心底對春的向往,詮釋的淋漓盡致。自尊自潔的櫻花,不以艷麗而媚俗,從綻放到飄落滿地,依然美麗如初,從容中的抉擇,自信而堅毅,寧肯放棄生命,也不在殘敗枯萎中死去。


拾起一片飄落的花瓣,依然帶著淡淡的清冷馨香,瞬間的美麗沒有憂傷,花瓣中寫滿微笑……


資料記載:櫻花樹的壽命只有幾十年左右,(生存環境不同壽命也會有所不同)正是花季盛年,卻提前謝幕。豈不是天妒紅顏,太美的東西也有紅顏薄命之曰?正是應了那句老話:“好花不長開,好景不長在”。


傳統的櫻花花期不過一周,櫻花綻放時,最怕風吹雨打,一旦遭此厄運,則是一樹飄零,令人惋惜。幸好的是,不是紅樓里的大觀園,如若是此,豈不是要忙壞了那病體虛弱的林妹妹?


櫻花之美,有一種很難描述的況味,越是遠離了青春的人,就越容易被櫻花感染。日本人欣賞盛開的櫻花,更欣賞凋零飄落的櫻花。櫻花的凋落,往往在某個風雨之夜,第二天清晨來臨,朝陽下,落櫻如雪,鋪滿了櫻花樹下的每一寸地土。


燦爛短暫地生,凄冷慘絕地死,這就櫻花的一生,它寄托著大和民族的審美理念。在這個國度里,民眾懷有這樣的心境:要么美麗燦爛地活著,要么就悄無聲息地死去。借用櫻花來寄托這種心境,確實是再合適不過的了。


看著眼前的櫻花,我讀懂了她生命的含義:命運的法則就是循環,是幸福?是精神之美?是熱烈、純潔?還是高尚?我想,我是幸福的,所以我應該快樂,在這個櫻花飛舞的季節。


行業新聞

+更多

【一帶一路】 寇偉會見…

4月25日,中國國家電網有限公司董事長寇偉在京會見了沙特阿拉伯能源、… <詳情>

黃金受避險情緒支撐 礦…

雖然黃金價格已經有所回升,但礦產行業仍然在相當低迷的狀態中,礦企股… <詳情>

中彩票的领奖程序